首頁 > 行業新聞 > 詳情

AI頂尖人才仍然稀缺 高校將如何培養AI人才?

來源:倚博科技   時間:2018年5月6日

2017年我國人工智能領域論文發表量超越美國,成為世界第一,但頂尖人才仍然稀缺。目前,提出神經網絡理論的加拿大團隊深耕人工智能領域已超過三十年,而在國際人工智能協會(AAAI)208位院士中,中國籍僅占4席。我國在人工智能最核心、最原創的內容方面貢獻不多,基礎性、開創性研究能力還有待提高。作為新技術策源地的高校,如何為人工智能的長遠發展打下厚實的人才基礎,記者進行了采訪。

人工智能需要新的教學體系

當下人工智能的大發展直接源起于2006年深度學習的提出。作為一種復雜的機器學習算法,深度神經網絡使機器模仿視聽和思考等人類活動,解決了很多復雜的模式識別難題,使人工智能相關技術取得了很大進步,并引起了學界和產業界的關注。

“現在大公司人工智能方面的人才招聘有很多,但大多崗位只需要上幾個月的培訓班就能做,比如說買一些GPU設備,下載一些開源的深度學習套件,然后調調參數做應用。但專業人才要能夠把握這個學科發展的方向,能夠在關鍵的時刻創新。目前最對口的是計算機學科下屬的智能科學與技術專業。”北京郵電大學副校長、信息通信工程學院執行院長郭軍說。

記者查閱資料發現,自2003年北京大學設立智能科學與技術本科專業起,至今教育部正式批準設立智能科學與技術本科專業的高校已達36個,僅2017年就有17所高校新增了該專業。而在研究生培養階段,僅專業目錄中設置智能科學與技術相關專業方向就已達79個,分布在計算機、自動化等諸多學科。

“計算機專業本身是一個寬口徑的專業,至少有四五個比較大的專業方向,真正能夠給人工智能學科專門開設的課程可能就只有區區的幾門。這就要求我們必須把知識高度濃縮,濃縮到甚至只能到高級科普的程度了。人工智能技術在解決實際問題時,往往需要很多知識融會貫通,不是說只學一兩門課就真的能解決實際應用問題了,怎樣在本科階段就能打好基礎,可能要在一個新的教學體系下去考慮。”南京大學人工智能學院院長、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主任周志華說。

人工智能學什么

那么,從本科生培養的角度看,一個合格的人工智能人才應具備哪些技能呢?

“從課程設置來說的話,我們必須考慮到人工智能的核心基礎,例如機器學習、知識表示與處理。再考慮技術層,有模式識別與計算機視覺、自然語言處理、自動規劃、多智能體系統、計算智能等,還有很多相關支撐技術,例如數字信號處理、時序數據分析等。再往上,到平臺這一層,那就有機器學習系統平臺、機器人、智能系統等。再到應用層,可能還涉及智能應用建模、系統設計、行為分析等。所有的這些東西,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知識體系,如果不經過長期的培養,很難有一個全貌性的認識。”周志華介紹。

郭軍強調了數學對人工智能的核心價值:“人工智能本質是用神經網絡結構模擬復雜函數,要注重數學的整體性和層次性,除了線性代數、矩陣論等基礎數學課,還要有數學分析、概率統計、優化等對人工智能很重要的內容。這些內容在本科階段不涉及或講得很淺,所以人工智能的數學有一個專門的體系要去學習,對于有志于理論研究的本科生更是如此。”

北京工業大學副校長、信息學部主任喬俊飛提出,人工智能是一個領域,而不是簡單的一個本科專業。人工智能人才的培養可能需要多個本科專業去支撐,這些專業可以形成一個人工智能類專業群。比如,可以設立“智能計算與感知”“智能裝置與系統”“生物智能”等專業。這樣可以保證每個專業擁有足夠的專業課程,保證所培養的人才具有深厚的專業基礎。

人工智能人才培養不能僅僅局限于計算機專業范圍,人工智能應當再次切分兩三個專業方向。喬俊飛說:“類人智能涵蓋的領域很廣,偏計算機信息科學的,偏生物科學的,偏控制自動化的,就像土木工程要分為市政、暖通和結構等,每一個領域都有足夠的內容需要研究,人工智能的發展也需要將分散的知識體系整合起來。”

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中法工程師學院院長洪冠新提醒,教學體系要將人工智能隨時代發展的特性考慮進去,“人工智能學什么要在新工科的背景下看。現在教育部在推行新工科,因為應用中很多傳統工科內容是與工業化、信息化融合的。人工智能的發展也是特別快,所以在制定培養方案的時候,要按照能力素養和模塊,把提問、設計、建模、實驗、優化等能力融合進去,這樣才可能適應哪怕五年后的人才需求”。

打造人工智能師資隊伍

某平臺發布的大數據報告顯示,從中美人工智能人才的從業年限構成比例上看,美國擁有10年以上經驗的人工智能人才比例接近50%,我國10年以上經驗的人才比例不到25%。而在采訪中,記者也了解到,隨著近年來人工智能平臺的成熟,大量研究人員從其他領域轉來。“除了計算機,電子、信息通信、自動化等專業的老師們原先的項目借助人工智能很容易實現,這也就使得研究隊伍越來越大。換句話說,大多數人都是從外面往里走的。”郭軍說。

面對人工智能的風口,高校紛紛開始整合資源,促進集聚。在北京郵電大學,校方正在籌備建立人工智能創新研究院的平臺。郭軍介紹,全校共有50多個老師從事人工智能研究,年齡多在40歲以下,在研究院的規劃中,研究力量將被劃分到四個方向:智慧教育、智慧醫療、智慧城市和娛樂博弈。郭軍介紹:“人工智能本身是交叉學科,邊界并不限定,開放合作機制,有利于靈活調動校內的研究力量做研究,為校企合作做對接,也給師資隊伍的成熟壯大提供了條件。”

2017年《國務院關于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的通知》提出,要建設人工智能學科。完善人工智能領域學科布局,設立人工智能專業,推動人工智能領域一級學科建設。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高教室主任馬陸亭指出,一級學科本身即知識體系,同時也是一種制度安排。當一個專業方向重要到一定程度時,國家層面設立人工智能學科意味著該領域將有更多的資金和項目,吸引更多的優秀人才投身到學術共同體。同時,分散在各個院系的人才培養將更加體系化,這對于國家在新一輪科技浪潮中走在世界前列將產生推動作用。

喬俊飛表示,科學研究是培養教師隊伍最好的途徑。《國務院關于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的通知》發布以來,人工智能的研究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。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專門增設了人工智能學科代碼,將人工智能與計算機、自動化等學科并列設置,推動了相關課題的申報和人才的集聚。“我們學校也成立了北京人工智能研究院,提供5000多平方米的實驗室、投入近百名教師,滿足智能服務機器人、智慧醫療、環保智能化等北京市重大需求。政策、平臺的建立將為人工智能師資隊伍培養提供強大的保障。”他說。

信息來源: 比特網

黑豹之月彩金 新浪斗地主金币 澳洲幸运10是骗人的彩票吗 pk10开奖直播 山东十一选五任5遗漏 今日股票推荐怎么选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公告 今天股票行情查询 小鱼赚钱大v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865棋牌官网下载 3d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玩则 青岛开农家宴赚钱吗 彩票开奖 北京11选5玩法